首頁 | 中華傳統文化誦讀工程 | 誦讀活動 | 誦讀新聞 | 誦讀評選 | 誦讀實驗學校申報 | 誦讀課題 | 誦讀指導 | 大家談誦讀 |  
  中華成語千句文 | 誦讀教材 | 國學文化 | 國學專家 | 廣西經典誦讀成果 | 優秀論文  
返回首頁 >> 您目前所在位置:國學專家>>國學專家>>各界人士北大深情吊唁季羨林先生
        閱 讀 文 章

   各界人士北大深情吊唁季羨林先生
 

  “三冠加身何止五車富學教后人皆羨,千秋樹范本為萬斗高才看大木成林”“一日內任季兩位泰斗先后辭世,九天下文史各界后學上下同悲”……一幅幅挽聯表達虔誠的尊敬和景仰,白花如雪傾注著無盡哀思。設在北京大學百年紀念講堂的季羨林先生靈堂自7月12日正式開放以來,已有萬人前來拜祭。

(一)

  懸掛在靈堂里的遺照上,季羨林身著一件樸素的藍色中山裝,頭戴一頂灰色毛線帽,溫和地注視著自己生活了多年的燕園。

  大廳里擺滿了花圈和挽聯。講堂門口,前來吊唁的人群排著長隊,大家依次戴上白花,菊香淡淡,低回的哀樂聲中,在季老的遺像前行禮,與這位德高望重的遠行者作最后的道別。在這條長長的隊伍里,既有白發蒼蒼、滄桑滿面的老者,也有滿臉童真、稚氣未脫的少年。他們中有季羨林先生生前的朋友故交,有北京高校師生,有特地從季羨林先生山東老家趕來的鄉人,也有中外文化界的人士……

  一位專門從上海趕來吊唁的老先生說,自己一家五口人中有三口都是季老當年的學生,得知他辭世,一家人專門從上海趕到北京。

  一位名叫張敏的哀悼者走進靈堂,跪倒在地,向季羨林的遺像深情叩首,張敏的父親張勁草在上世紀四十年代曾經擔任過季羨林先生的助教。“一九四八年,我父親前往解放區,還是季老給的路費。”張敏說,年邁的父親人在上海,重病臥床不能前來,他是替父親來季老的靈前磕個頭。

  “他為別人做了太多,卻從不向別人要求回報。希望他在天堂能夠得到愛,得到幸福,得到關懷。”北大外國語學院的張光璘教授抑制不住自己的悲傷,流下淚水。他與季羨林是幾十年的好朋友,曾寫過《季羨林先生》一書。

  在靈堂左側的留言處,來自山東聊城的段思海寫道:季老先生走好,家鄉人民永遠記得您。

  段思海帶著家鄉人的深情厚意專程連夜趕到北京,為季老送行。“巍巍岱宗,眾山之巔……齊青未了,養育黎元。魯青未了,春滿人間……登高望岳,壯思綿綿。國之魂魄,民之肝膽。屹立東方,億萬斯年。”俊美而豐厚的《泰山頌》,正是季羨林先生故鄉情懷的展現,也是他深愛民族文化,深愛這個國家的真實寫照。

(二)

  歐陽中石、馮其庸、湯一介、樂黛云、楊芙清、王陽元等知名學者先后來到靈堂吊唁并送上花圈。韓美林、譚晶等文化藝術界知名人士也趕來拜謁。

  “深切悼念季學長”,清華大學校長顧秉林鄭重地寫下留言。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政法大學、武漢大學、敦煌研究院、全國古籍整理出版規劃領導小組、三聯書店……高校和文化單位都紛紛表達了對季老逝世的哀思。季羨林先生的去世,是中國教育界和學術界的一大損失。

  “《敦煌學大辭典》的編寫和出版對總結國際敦煌學研究成果和向大眾普及敦煌學知識發揮了重要作用,先生自1983年擔任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終身會長以來,為改變‘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國外’的被動局面發揮了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敦煌研究院院長樊錦詩在悼念文中追憶了季羨林先生在敦煌學研究事業中所做的杰出貢獻。

  “季羨林已經成為一個象征,他的離去,標志著一個學術時代的終結,標志著五四運動后鍛煉成長起來的一代學人成為過去。他是一個非常隨和的人,關心年輕人,是人格相當值得尊敬的前輩。他的離去,是我們巨大的損失。”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溫儒敏說。

(三)

  季羨林先生留德讀書的學校——哥廷根大學校長馮·費顧拉教授發來唁電,在電文中他緬懷了季羨林在哥廷根大學十年學習的經歷,“戰爭給這段長期的歲月投下陰影,但他作為青年學生并未沮喪,而是為了使他的才能今后在故鄉中國發揚光大而潛心學術,這令人欽佩。”

  費顧拉教授電文中還提到,季羨林著作《留德十年》將于2009年10月譯成德文在德國出版。

  “他為印中兩國友誼所做出的貢獻永遠不會被我們遺忘。”印度駐華大使尼魯帕瑪·拉奧女士專程趕到靈堂在季老的遺像前默哀致敬。2006年,拉奧女士曾到301醫院看望過季羨林先生。

  季羨林先生曾翻譯印度兩大古代史詩之一——《羅摩衍那》,該詩2萬余頌,譯成漢語有9萬余行。季羨林歷經十年譯畢,是我國翻譯史上的一件大事,為中印文化交流做出突出貢獻。2008年,印度政府授予季羨林印度最高國家榮譽獎“蓮花獎”。

  “他在印度古代語言、文化、中印文化交流等方面的成就和貢獻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溫儒敏說。

  幾十年來,季羨林以一己之力,搭建起一座中外文化交流的橋梁。他辛勤從事梵文、英文、德文等文學作品的研究與翻譯,發表、出版的譯作將近四百萬字。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完成的著作《糖史》,更展示了古代中國、印度、波斯、阿拉伯、埃及、東南亞,以及歐、美、非三洲和這些地區文化交流的歷史畫卷,有重要的歷史和現實意義。

(四)

  在世人眼中高山仰止的偉大學者,在自己學生眼中,卻只是一個親切、質樸的老師。北京大學60級阿拉伯語系的學生們說,記憶中最多的是先生關愛、提攜后輩的師者情懷。

  溫儒敏在北大和季羨林先生共事多年,交往頗多,他說:“很多人說他是國學大師,但是嚴格意義上說,應該稱為學術大師。他是純粹的一個學者,對學問有執著的追求。在不少人學風浮躁的當下,他的執著和學風都具有表率作用,是治學的楷模。”

  “國學大師”、“學界泰斗”、“國寶”,不少人以此贊譽季羨林先生。但是季羨林自己堅辭這三個稱呼,他在《病榻日記》一書中請辭這三頂桂冠,說道:“三項桂冠一摘,還了我一個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歡喜。”

  返璞歸真,淡定從容,正是季羨林先生治學、為人的寫照。袁行霈曾說:“和他在一起,矜可平躁可釋,一切多余的雕飾的東西都成為不必要的了。(他的)樸實帶有豪華落盡的真淳,好像元好問所稱頌的陶詩。”

  如今,音容宛在,斯人已逝。燕園里依然樹影搖曳,花草清翠欲滴,卻再也等不到那個消瘦的身影;家中的貓咪日日在門前張望,卻再也盼不回“爺爺”慈祥的笑容。

  季羨林先生住在301醫院的時候,有一次換病房,他唯恐書和資料丟失,叮囑身邊的人一定要搬過來。但其時,他的眼睛已經看不太清楚了。別人說季老您眼睛都看不清了,還惦記書干嗎?他回答說:“書在身邊,心里踏實。”

  書在身邊,心里踏實。其實,這位溫厚而親切的長者他自己也如同我們許多人的一本書,一本深厚的文化大書,或者我們并不曾細讀深思,但是,有這樣一本書在身邊,心里踏實。

  現在,他走了,2009年這個平凡而炎熱的夏天,我們失去一本博大精深的書,文化界失去一位溫厚誠敬的守望者……

 

文章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轉載 瀏覽次數:1464 添加時間:2010-9-30 13:29:19
特別聲明:本站除部分特別聲明禁止轉載的專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轉載,但請務必注明出處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權歸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對于被本站轉載文章的個人和網站,我們表示深深的謝意。如果本站轉載的文章有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我們盡快予以更正,謝謝。
[查看更多評論和發表評論]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6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 中華誦讀網
中國信息產業部ICP/IP備案號(經營許可證號): 京ICP備17011242號-1
聯系電話:010-84378195 傳真:010-84378193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后二35注稳赚技巧